【杀人犯上车之后……】自卫杀人犯车全军

来源:网络应用 发布时间:2018-12-24 04:30:49 点击:

  他开出租车,拉了一个杀人犯。他问他去哪,他说随便转转。他高度紧张,担心杀人犯还会再杀人,或是劫车。他开着车与他进行了漫长的心路跋涉……      载上一个杀人犯
  
  2006年3月3日,对于家住辽宁丹东的出租车司机庞和清来说,是个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日子了。可就是在这个普通的日子里,他挽救了一个迷途者的生命。
  早上6点多,开了近4年的出租车、把出租车视为自己第二生命的庞和清走出了家门。他每天都是这样:很早离家开车接客,中午12点回家吃饭,吃完饭后穿上衣服就走,晚上6点多交车回家。如此日复一日,按部就班。
  7点多时,在抗美援朝纪念馆那儿,老庞遇到了这天的第3位客人。可这个瓜子脸、个头与老庞差不多的客人,让开出租车这么长日子、接触许多形形色色的人的老庞都觉得挺奇怪的:他看上去有点恍惚,不像正常人那样,上车后不向司机说明自己的去向,一声不吭。老庞问他:“你到哪儿?”
  他不语。
  庞和清又问:“你到哪个地方,我好开车往那儿走,你别介意,我没别的意思,最起码你得告诉我去什么地方,我好知道方向是不是?”
  对方这才开口:“去制药厂。”
  5分钟后,出租车驶到制药厂附近,乘车的男子示意老庞靠边停车。当车稳稳地停靠在路边时,乘车人却没有下车的意思。而老庞一天的平静,也在这个陌生男子开口说第二句话的瞬间被彻底打破。突然,对方说道:“我杀人了!”
  闻言老庞一惊:他杀人了?是真杀人了还是假杀人了?因为开出租车的经常遇到喝醉酒的人如是说。
  就在老庞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时,对方又说:“我把对象杀了。”
  这下老庞有些不悦了:这可能吗?就为了赖5块钱车钱,就用杀人了来威胁我!他没好气地对那人说道:“你杀人了?我还想说我也杀人了呢!”
  见老庞不相信,那人说:“我说的是真的,你拉我遛上一圈散散心吧!”
  精神恍惚的年轻人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一时间让老庞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本能地发动汽车顺着大路继续前行。
  边开着车,老庞边问对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根本不相信对方真的杀人了。对方仍是那句话:“我把对象杀了。”
  老庞不信,问道:“人真的死了吗?你看到了吗?她是个什么情况你说她死了?”
  对方说:“人都硬了,肯定活不了了。”
  老庞不由头皮发麻:这是真杀人了!普通的一天里的一次普通出车,却意外遇上了一个杀人犯,老庞心里一下炸开了锅:他会不会伤害我,劫我的车呢?一时间老庞有些不知所措,对方也不再言语。车厢里,二人皆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老庞思忖:我可要注意着点,若再把他弄急了,他若一旦发火,和我在这车里打起来,或情绪失控那都是麻烦。他顺着道却不知把车往哪开好。本是应该奔二医院那边走的,可到了二医院那边一看:不行,前面有个警察,别让他看到一害怕情绪失控铤而走险,怎么也得稳住他。
  老庞驱车平稳地驶向人烟稀少的二医院方向,身旁的年轻人却一直保持着沉默。不知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心里不禁暗暗着急的老庞,佯作口气缓和地问对方:“你在哪儿上班,干什么工作啊?”同时他心里暗自衡量着自己和对方的体格实力:万一和对方动起手来,自己是否有取胜的把握?
  
  他杀死了女朋友
  
  最让老庞担心的,是自己的生命安全和那辆赖以生存的老捷达出租车:这个沉默的杀人犯,会不会劫持自己的车畏罪潜逃?他若逼着我开车我该怎么办?老庞脑子一转,告诉对方:“这车该修了,根本跑不了长途。”见自己的暗示并没得到对方的回应,老庞开始用眼角搜索自己常搁在车上的那把以备防身的螺丝刀。在寻找的视线中,老庞看到了身旁年轻人一双茫然的眼睛:此时他的脑子根本没有思维能力,若是把他逼急眼了,他极有可能狗急跳墙。
  如此一想,老庞有点害怕了,就顺着对方跟他聊起来。聊天中老庞得知:该男子名叫关明波,时年35岁,出生于辽宁省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多年来一直辗转于大城市打工。一年前,他来到丹东靠做装卸工维持着一份不错的收入:每月最少不低于1000块钱。虽然日子过得还算不错,但这些年来,关明波却一直被感情问题困扰。几年里,他先后谈了6个女朋友,皆因各种原因没有结果。3个月前,在家门口的菜市场里,一个姓刘的卖菜女人,让关明波仿佛又看到了幸福的希望。那女人的性格和言行举止就像没长大的小孩似的,虽然46岁了,但她的勤快和温柔很快俘获了关明波的心,他打消了年龄差异上的顾虑,和她一心一意地过起了日子。关明波非常喜欢她,她要什么关明波就给她买什么,还把自己上班挣的钱都给了她。
  有一天开了工资,那女的和一个姓马的女友来到关明波家。见关明波把工资给了那姓刘的女人,同来的姓马的女人第二天给关明波打电话说:“你女友是离婚了,她离婚的对象在黑龙江的,可她来丹东后又处了一个男朋友,你知道吗?”
  关明波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马说:“他经常上我家来呀。刘姐在丹东不只有你一个男朋友。”
  关明波有了一种强烈的被欺骗的感觉,联想起自己曾有过的6次坎坷的感情,暴怒之下的他匆匆赶回家中,用双手结束了女友的生命。18个小时后,他上了庞和清的出租车。
  听了关明波的讲述,庞和清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他此时能做的,就是尽力保持40迈的车速,而不能把车开快,不能让关明波觉得自己很急切地想把他扔下或是往派出所拉,或起什么其他的想法。但不能老在街上这样跑啊,可不这样跑又怎么办呢?跟他动手自己恐怕不是他的对手,他是做装卸工的,天天搬货干体力活,体魄都练出来了,若是他一发急发怒,自己能控制得了他吗?自己长期开出租车,体格与对方相差悬殊啊!老庞一边开着车在街上转悠,一边心里想着办法。
  
  从前也做荒唐事
  
  尽管老庞心里有些害怕,但仍在劝那个年轻人:“你现在想怎么办?家里都有什么人呀?”
  对方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爸妈都去世了,还有个姐姐。”
  老庞说:“那你把这事给你姐姐说说啊,看她有什么意见。”
  关明波说:“我已经几年没见过姐姐了,老长时间也没跟他们通电话了,不知道他们一家现在过得怎样了。”
  老庞说:“你今天不打,就再也没有机会打了。”
  从杀死女友到坐上老庞的出租车,关明波度过了他生命里最漫长的18个小时。此时,平静下来的他感到万分恐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明天。听了老庞的话,关明波用颤抖的双手,拨通了姐姐家的电话,说了自已杀死女友的事。没想到姐姐却说:“怎么回事?你出事了?这事你告诉我干什么?你自杀吧!”说着把电话挂了。关明波从电话中听出,姐姐对此事也很为难。
  此前,绝望中的关明波曾向一起打工的工友求救,得到的回答是:逃跑!走投无路的他,决定回家取趟行李,然后跑得越远越好。于是在2006年3月3日,这个看似普通的早晨,丹东的出租车司机庞和清,遇到了他职业生涯里最为特殊的一位乘客。此时,老庞开着他的车,在丹东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转悠了一个多小时。看着身边小伙子一脸的不知所措,老庞开始将悬了一路的心慢慢放了下来:他断定眼前这个年轻人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他只是对已发生的一切没有了主意。老庞不禁有些同情这个年轻人了。说句心里话,曾离过婚的老庞也能感受到这个年轻人此时的感受。
  让老庞感受到关明波心情的,不仅仅是他同样经历过的感情创伤。44岁的老庞,是土生土长的丹东人,二十几年前,当他还是小庞的时候,也同样经历过那种年轻气盛后的迷茫。那时,他的脾气非常暴躁,只要与别人一吵起来就大打出手,见他如此,社会上的一帮人就经常找他去帮忙打架斗殴。在地处市郊的老家,他也曾是出了名的一霸,几次与公安机关“亲密接触”,让他的第一次婚姻触了礁。而这次经历,也让老庞开始彻底地脱胎换骨。
  在重新组织了家庭后,老庞过起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他每天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下班后按时回到家,每月发了工资就把钱拿回家,给老婆孩子穿衣吃饭,好好过日子,这几乎就是他的本能。有时妻子看他忙,即关心道:“你若来不及回家吃饭就在外边吃吧。”
  可为了省钱,老庞不在外边吃,无论寒暑冷热、刮风下雨,仍是每天中午按时回家吃饭;就是朋友请他吃饭他也拒绝:“我没时间,若陪你吃饭不能跑车了挣不到钱,我就对不起我的家庭。”
  曾经走过的弯路和现在平静而幸福的生活,让庞和清深深感到:生命中一时的迷乱和慌张并不可怕,重要的是要找对生活的方向。看着身旁陷入空前绝望中的关明波,老庞决定拉他一把。
  
  如今拉人走生路
  
  老庞先对关明波试探道:“冲动不要紧,哪怕和她吵嘴打架,但不能杀人啊,就是和她过着不行再找别人呗,可你把她杀了,现在怎么办呢?现在你想跑,可你跑得了今天跑不了明天,你杀了人,这就是把天都捅破了,能一跑了之?无论你跑到哪里,只要警方一下通缉令,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你到哪里都跑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自首。就算你是我弟弟,我也是这么说。”
  说出自首两个字,老庞深深出了口气:毕竟面前坐着的是一个陷入混乱的陌生人,毕竟就在18个小时前,这个人曾用双手结束了另一个人的生命。但耿直和敢作敢当的性格,还是让老庞对他说出了自首的选择。老庞的话让关明波再次陷入沉默。老庞知道:这是决定关明波命运的一次沉默。关明波在无语地抽着烟,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一支烟抽完了,关明波一扔烟蒂对老庞说:“你直接把我拉到帽盔山派出所吧。”
  接下来的这段路,将是关明波30多年的生命里走得最艰难的一段。老庞决定把关明波顺利地送进派出所,他不能开车往警察多的地方走,以防刺激了关明波。他驾着车走便道,往警察少的地方开去:即使是到那个地方,最起码也要让关明波觉得挺平淡地进去。到了派出所门前,老庞对关明波说:“你进去吧。”
  关明波说:“别,大哥,你还是把我领进去吧。”
  老庞见关明波害怕,就把他领进去了。此时已是12点了。
  2006年7月,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关明波进行了宣判:被告人犯故意杀人罪应予惩处,鉴于其作案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其予以从轻处罚,故判处被告人关明波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关明波被判决后,老庞还去看他:“你在这儿怎么样?今天看到你我只觉得,我该做的已经做了。我今年都44岁了,你还那么年轻,我希望你活着。”
  关明波说:“我在这里过得挺好,大哥让我投案是对的。我想过,我要是跑了,到现在还不一定怎么样呢?我会永远感激你的,我把人家命都害了,我对不起人家,我只有在监狱里好好改造。”
  回到家里,老庞对妻子说:“我这算是做了件有点大的好事,说句心里话,我不想出名,就觉得平平淡淡的日子是最安稳的。等到咱俩老了,两个儿子都结婚了,你就什么都不用干了,我来替你做饭。”
  听了老庞的这番话,妻子的脸上洋溢出一种满足和幸福。
  (与央视《讲述》联动报道)
  (摘自《与生活》半月刊2007年2月下半月刊)

推荐访问:杀人犯 上车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

上海11选5走势 极速赛车开奖直播间 众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正规吗 极速赛车是否全国统一开奖 中大奖彩票计划群 中大奖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为什么老是输 万利彩票计划群 123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