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队长与保定黑帮的较量] 保定十三太保谭春生

来源:地理 发布时间:2018-12-21 05:26:47 点击:

  2006年6月下旬,一个曾案惊中央的罪犯的名字和有关他的事情在河北保定市传得沸沸扬扬。有目击证人打电话告诉记者:11个月前,被保定市南市区法院一审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等五个罪名判刑16年的阜平县黑社会“一号”人物杨瑞平出来后干了三件事:一是给自己买“路虎”。给老婆买“奔驰”;二是他手下的“兄弟”们又打伤交警和其他人;三是指挥他那些也刚出来不久的兄弟们强占他人的矿山。
  这之前,记者从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也获知:该院二审杨瑞平案认定,杨瑞平等人不构成黑社会罪并免去了杨等人的其他大部分罪名,杨瑞平的刑期也由16年变成4年。二审判了刚三个月,离2006年春节还有三天时,几辆高级轿车把他从清苑看守所接了出去。而此时,杨应刑满释放的时间离二审所判的4年刑期还差10个多月。
  近日,有关部门决定将杨瑞平一伙重新抓捕归案时,他和他的15个“兄弟”却似乎料事如神般集体“蒸发”了,成了公安通缉的“黑恶势力”……
  
  两次“平局”
  
  为了搞清一些具体情况,记者向保定中院提出采访办案人员、查看二审判决书皆被回绝。6月8日,该院的一位法官在电话上说,杨瑞平的案件可能要再审,到时干脆看再审判决书吧。
  有保定市民向记者探讨:二审与一审的判决存在如此大的差距,把一个5罪并罚的罪犯的刑期由16年一下降为4年,在执法标准上是不是存在什么“猫腻”?
  原阜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高玉亮听到这些议论时,记者发现他夹烟的左手微微颤抖着,困惑迷茫的轻烟在他面前缭绕,布满血丝的眸子里涌聚着难以尽述的情感。
  
  阜平县公安局政治处出具的那份“高玉亮同志及表现”的材料中记载:该同志敢于同黑恶势力作斗争,侦破了一批有影响、危害大、群众关心的重特大案件,被称为“铁面警探”。曾先后记大功2次,荣立三等功6次,集体三等功1次,1997年被评为全省公安优秀侦查员、全省优秀人民警察……
  现实却同这位功绩显赫的优秀侦察员开了一个玩笑――多年来,高玉亮打击的主要对象就是称霸于阜平的杨瑞平恶势力团伙。而到头来,高玉亮却被他打击的人“举报”“进去”度过了224天的牢狱之灾。就在高玉亮“进去”不久,在公安部及河北省有关领导的督办下,杨瑞平与他的23个兄弟也因涉黑等10个罪名相继被捕入狱。有人说,打黑英雄同黑帮打了一个“平局”。
  命运注定了打黑英雄同罪犯还会出现另一次“平局”――2006年1月24日,侦查高玉亮案的相关部门作出对高224天冤狱给予赔偿的决定。第二天,杨瑞平也获释放。此后,两人都“重操旧业”――杨出狱不到三个月,他手下的兄弟便又在阜平犯案3件,强抢矿山两处。而高玉亮被借调到保定市公安局负责大要案件侦破的一年里,在没有落实职务并在缺人缺车缺金费的情况下,他把自己的冤狱赔偿金和三年的补发工资共计3万余元全部垫支在办案中,成功侦破了定州“4.21”涉黑等4个有影响的大要案件。
  
  阜平之痛
  
  位于保定市西部的阜平县矿产丰富,民风淳朴。据载:“阜平”寓为“兴盛平安”之意。然而,上世纪90年代以来,这块“兴盛平安”之地却失去了往日的平静,而这与一个叫“杨瑞平”的人是密不可分的。
  1967年出生的杨瑞平,幼时由吕家抱养至杨家。早年在阜平城里当小混混时便常领着一伙地痞流氓四处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参工到阜平县民政局后仍本性难改,每逢“严打”,杨瑞平同他的兄弟们便四下逃窜去躲“运动”。在多次的逃跑和追逃中,杨瑞平等人同一些追逃者居然建立起了“友谊”。于是,“运动”一过,他们回到阜平更无所顾忌。后来,为了壮大力量,也为了寻求经济的支撑和政治保护的需要,杨瑞平开始买车跑运输。这期间,原阜平民政局职工顾明德、粮食局的李银瑞、文化局的王殿勇、烟草公司的郑伟伟等人逐渐聚集在杨瑞平的麾下,杨的“老大”地位逐步形成。之后,他有了“阜龙路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等头衔,垄断了阜平的建筑等行业。
  在阜平,杨瑞平还有很多官场“朋友”:公安部门某领导的弟弟是杨瑞平的结拜兄弟;某领导是杨的“法律顾问”;某执法人员的女婿是杨瑞平手下的得力干将……而一些县里及一些局的领导们又同杨瑞平等人有着很多说不明道不清的事儿,到了关键时刻则成为一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关系。
  正是有了这些“关系”,杨瑞平才能与他的那群乌合之众纠集一团,十年间横行霸道于阜平,肆意寻衅滋事、抢占矿产、敲诈勒索、强奸妇女而不遭毁灭性的打击。他才能被几抓几放并于1998年“严打”时,消息灵通地在抓捕他的前半小时从容脱逃。他才能以在县工商银行贷款3000万元不还这样的“信誉”下又在某金在李文涛的采石矿区开采,并迫其签订协议将该矿的1号脉占为己有,开采获利20余万元。
  有了地盘有了钱,杨瑞平的观念开始发生变化:光教训无名之辈或弄些钱既不出名也不能威慑一方。于是,他把刀枪棍棒挥向了阜平那些“不顺眼”的官员。县水利局局长张田对杨瑞平从不买账且对杨的所作所为颇多微词。1998年,阜平县大柳树水电站工程发包时,杨瑞平本已“跑通”了承包此工程的有关门路,但却被张田婉言拒绝。杨瑞平扬言:老子早晚要收拾这个不识抬举的家伙。1998年10月17日,杨瑞平宴请县政府主管水利的副县长和张田。席间,话不投机,杨瑞平当着副县长的面操起酒瓶便猛砸张田,打折了张的鼻梁骨犹不解恨,硬是用脚跺折了张的两根肋骨(法医鉴定为轻伤)方才住手。与张同去的两人也未能幸免,被杨的手下打得头破血流。
  此次血案,阜平震惊。但令人不解的是,张田局长等人在遭受如此伤害和羞辱之后,竟在接受了杨瑞平1万元赔偿后同其私了了此事。
  其实,在阜平,杨瑞平是不会轻易同谁“调解”的。原阜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长周朝国因在执法中得罪了杨瑞平,杨将周的儿子打伤后还威胁县内的几家医院:“不准给周的儿子治疗,否则,砸烂他的医院!”周国朝万般无奈,只好找车拉着遍体鳞伤的儿子到外地求医。周的儿子刚伤好出院回到阜平,又被杨瑞平等人打伤……
  有人把杨瑞平一伙的暴行写成“笼罩在阜平大地的黑色恐怖”的举报信上交。在这种黑色恐怖中,县公安局行警大队长高玉亮一直奋力打击杨瑞平一伙,他的灾难也就在所难免了。
  
  多事之秋
  
  性格即命运。决定高玉亮命运的也许就是他那太较真的性格。
  山里有人悄悄种罂粟,高玉亮带人前去铲罂粟,有人把几万元塞给他,他大声喝问:你想犯行贿罪吗!罂粟被铲了,他的认真却使得那些只“罚款”而 对罂粟睁只眼闭只眼的人及因阜平大量种植罂粟而失职受处分的某些人因此怀恨在心。
  这样的事情经历了那么多,高玉亮融部门贷得巨款,也才会出现2002年侦破杨瑞平案时三次更换侦查人员,在保定市中级法院否定其黑社会组织性质后,阜平的百姓仍会谈杨色变,杨瑞平一伙把阜平搅得乌烟瘴气,鸡犬不宁的情景已深深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杨瑞平等人后来交代说,他们在阜平打打杀杀的目的之一就是搞钱。1999年8月,杨瑞平的手下王殿勇带人强行也不知道吸取“教训”。在阜平公安局,那些别人破不了或“不方便”办的案子他总会默默地接过来;那些别人避之不及的事他却主动往自己身上揽。他的破案率办案率在全局总是最高。1998年,全局办案230件,高玉亮的办案组占180件。1997年9月3日,杨瑞平的小兄弟杨占军与张新增打架吃了亏,杨瑞平知道后纠集郑伟伟等6人带着三棱刮刀等凶器前去将张新增砍成轻伤。接报案后,高玉亮二话不说,带上几个刑警队员直扑杨家。尽管杨瑞平已逃之夭夭,但他在阜平的“威风”人们早有所耳闻,要搜查他的家,队员们难免有些怯场。高玉亮吼道:“都跟我上!”接着,便带队员们从其家中搜出猎枪、三棱刮刀等凶器。事后,杨瑞平并没有像高玉亮想的那样被绳之以法,只花了6万元钱他便“私了”了此事,但同高玉亮的怨却从此结下。他放出话:“高玉亮,你等着!总有一天……”
  高玉亮面临的并不仅仅是威胁。他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一个多年前被他打击过的家伙竟当众对他破口大骂。他家的玻璃被人多次砸烂,以至于后来他不再在窗子上安玻璃而只用塑料布将窗子堵上……
  2000年,杨瑞平、顾明德等人以35万元的价格强买价值6000万元的兴隆公司选矿厂。2002年初,阜平大较场郝文斌的矿山被杨瑞平的手下霸占。兴隆公司的40多名工人与郝文斌等人四处上访却无人过问,有领导还指责其惹事破坏稳定。依高玉亮的个性,免不了说几句公道话。杨瑞平知道后,联想起几年前的“抄家”之恨,他恶狠狠地骂道:“就是花几百万也要干掉高玉亮!”
  报复完全公开化了。2002年3月22日下午,高玉亮同同事们驾车路过某宾馆时,与杨瑞平的小舅子顾某的车相遇,顾见对方没有主动让道,便破口大骂,随后,又从车里拿出钢棍、匕首准备动武时被人拉开。高玉亮刚回到公安局门口,杨瑞平的老婆顾小梅带着刘克军等十余人冲上前将其打得鼻青脸肿。接着,杨瑞平的手下顾明德等人又到公安局状告高玉亮喝醉酒(注:高不喝酒)后打得顾某住医院,并扬言要找律师控告。高玉亮向领导时,县里某领导说:“老高,受点委屈算了,放人吧!”于是,打高玉亮的人被放了,杨的小舅子顾某也只以非法持有管制刀具罚款100元了事。
  “3.22”袭警事件对刑警队长的“教训”只是一个预演,真正对高玉亮下手是2002年的6月。
  当时,电视、报刊都在宣传高玉亮的事迹。6月11日,县委组织部到阜平公安局对高玉亮测评考核,高玉亮提拔副局长的事从官方得到了印证。但6月12日下午,他被联合办案组的人带走了。花岗岩矿场的张大雪、宋竹利举报高玉亮在1997年时向其索贿3000元买空调。当日下午,去搜查找证据的人从高玉亮的办公室找出了新的“罪证”一一发手枪子弹和买空调的发票。仔细一看发票,大家觉得事情不妙:张大雪、宋竹利举报是“1997年7月高玉亮到矿上声称此矿来历不明,要封矿调查,并以天气热家中需买空调为由向张、宋索取现金3000元去买了台空调”,可买空调的发票上却写着1994年5月。难道高玉亮买空调三年多后才去花岗岩矿索贿?
  6月13日,办案人员告诉“不老实交代问题”的高玉亮:“你被刑事拘留了!”13天后,他被逮捕。
  那段时间,被一审法院定为杨瑞平黑社会团伙第7号人物的王冠军等人可没少费心思。一个叫张江(化名)的阜平人证实:“2002年7月的一天中午,我在县中医院附近的餐馆吃饭时,王冠军对我说,他们准备搞个告高玉亮,叫我签个字,有人给我十万元。我说我同高玉亮无冤无仇,不能害人。后来,王冠军他们又托赵某给我做,说给高玉亮整个材料,想法把他干掉,再给你些钱。我仍未答应。”
  被一审法院定为杨瑞平黑社会团伙的人还到高玉亮的朋友中去“策反”,问“高玉亮的秘密”。要不是这伙人在高玉亮被抓后的第四个月也纷纷东窗事发,他们也许还真能“动员”出许多检举揭发高玉亮的人。
  
  诸多疑问
  
  牢狱生活并没能消磨掉高玉亮的意志,但一些人对待他和杨瑞平等罪犯截然不同的态度却令他痛心不已。他在《控告书》中写道:我作为一个长期与黑恶势力作斗争的公安干警,自2002年6月被错误刑拘后一些官员便立即下令停发了工资,到2004年9月撤案仍没有补发。而杨瑞平及其同伙,长期不上班疯狂作案甚至到法院判刑,他们的工资却照发不误。这真叫人既寒心又百思不得其解・…一
  采访时,有人告诉记者,高玉亮是个工作狂,经常在外跑得不落屋,出差回家他的小孩都认不得他而叫他叔叔了。一个为人民出生入死连自己的家庭、亲人甚至连生命都不顾的警察会为3000元或1万元去出卖自己的灵魂吗?人们断定:从举报者全是高玉亮打击过或因执法而结怨的人这一点看,这案子肯定有蹊跷。2003年8月6日,38名省、市、县人大代表联名上书有关领导,“强烈要求为好刑警高玉亮平反昭雪”。人大代表们说,高玉亮被抓走后,有的群众怕他的家庭遭恶势力的报复,自发组织起来守卫在他的房前屋后,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高玉亮在阜平人民群众心中的形象。
  人民群众的呼声引起了公安部、河北省等有关领导的重视,在有关部门关注下,曲阳县人民检察院撤案。2006年1月24日,曲阳县检察院作出“曲检赔字(2006)第1号刑事赔偿决定书”,赔偿高玉亮1.4万余元。
  6月中旬,在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采访时,该院某领导告诉记者,他们曾组织200多武警和公安干警到满城将杨瑞平等人押到保定审判,但二审的判决书中却说二审未开庭审理。某领导说,我们判杨瑞平等人不是黑社会是正确的,主要是他们无黑社会性质特征,光凭他们一伙人照的一张照片,怎能定黑社会?更重要的是无资金,他们所拥有的钱都是贷款,且杨瑞平还有自首和重大立功表现,所以我们将杨瑞平的刑期由16年改成了4年。记者问,据了解,杨瑞平是被公安抓获的,怎么能算自首?他有重大立功表现庭审时怎么没听说?该领导答道:“具体有什么立功表现我也不清楚。”记者又问,近亿元贷款不是全归杨瑞平等人支配了至今未还吗,且他们还有6个公司一个收费站,怎能说他们无资金?该领导避而不答。
  采访时,一保定市民对记者说,二审判决给人的印象,一是一审法院很没水平,判杨瑞平5个罪就错了4个;二是杨瑞平很有法律水平,他上诉提的内容80%都得到二审法院的支持、采纳;三是保定市中级法院的判决在执行时很“人性化”――2006年春节的前三天将杨从清苑看守所放出让其回家过年――但按保定市中级法院的判决,杨瑞平应于2006年的11月15日才能刑满释放。这种“人性化”实在有失法律的尊严。
  编辑:靳伟华

推荐访问:保定 刑警 黑帮 较量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

博发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计划 葡京彩票计划群 皇冠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 必发彩票计划群 传奇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冠军的技巧 财神汇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骗局